美好腳蹤系列有聲繪本

井上先生,謝謝您【台語故事線上聽】

點閱次數:118

「總算hō͘我揣著你--ah,井上先生。」

我kā Yaki央我紮--來ê禮物絚絚捏tī手--裡,激動甲一句話都講袂出喙。這个禮物貯--ê是原住民部落遐ê老大人對井上先生深深ê思念。

看著井上伊之助先生ê墓牌頂有刻一个大大ê「愛」--字,我知影,原來毋但(m̄-nā)部落遐ê老大人思念井上先生,井上先生mā仝款思念tī台灣ê一切。

墓牌頂懸一句台灣泰雅族語「上帝咧編織」,更加hō͘我想起chiok久以前台灣山內發生ê代誌。


Chiok濟年前我拄到山地部落做醫生ê時,便若有閒就真愛坐tī Yaki身邊看伊織布,泰雅族ê編織是真正美麗。

Yaki會kā規排染做五花十色ê線,照心內ê想法安排好勢,成做直線(ti̍t-sòaⁿ)。然後kā橫線(hoâiⁿ-sòaⁿ)ùi正手、倒手兩爿來回穿入去了後,koh用bgira'出力捒hō͘絚,發出優雅ê「kih-lih!tong!tong!」ê聲。

Yutas有時會來揣Yaki開講,兩个老人總是會提起日本時代ùi日本來醫療服務ê井上先生,hō͘我對這位醫生充滿好玄(hòⁿ-hiân)。


「井上先生ê老爸是tī台灣hō͘人刣--死--ê。」有一工Yutas án-ne kā我講。

我真驚疑,擋袂牢就kā問:「按呢伊kám是來台灣報仇--ê?」

Yutas幌頭,淡薄仔傷心講,井上先生逐擺看著樟仔就會想起伊阿爸,伊會ná摸樹身ná講:「若是台灣無樟仔,阿爸就袂來台灣做工課,mā袂kap原住民發生誤會來失去性命。我也袂因為想beh教化、改變遮ê原住民來台灣傳福音--ah,這一切lóng是上帝安排好--ê啊!」


「聽--起-來,井上先生並m̄是為著怨恨來遮--ê?」我擋袂牢koh問--落-去。

Yutas講:「是啊,雖然井上先生無啥愛講話,看--起-來小可仔嚴肅,m̄-koh心真溫柔,tī伊身--上根本揣無怨恨ê痕跡。」

紲--落-來koh真認真kā我講:「井上先生原本希望tī山地部落傳福音,soah hō͘日本政府禁止,m̄-koh伊並無放棄,決定學習醫術,改用醫療ê方式進入台灣山區。便若聽著有部落族人破病,m̄管山路偌爾仔危險歹行,伊lóng會盤過山去救治。井上先生bat講--過,伊úi上帝得著無比(bû-pí)ê愛,伊希望家己ê性命會當蠟條仝款,hō͘愛ê火燒盡。」


「井上先生拄著遐爾悲傷ê代誌,soah iáu會當按呢做,真正hō͘人想袂曉啊!」我手托咧下頦,認真想beh舞hō͘了解,然後問Yutas:「按呢你是按怎拄著伊--ê--咧?」

Yutas笑笑仔講:「彼是有一年冬天,部落真濟人染著流行性感冒,當時我無衫kap被通保暖,井上先生毋但治好我ê病,koh送一領siah-chuh hō͘--我。M̄-koh我甘願身軀冷也m̄甘穿chiah珍貴ê衫,因為感覺家己規身軀癩哥爛癆!

井上先生知影了後袂忍--得就kā我罵講:『是性命重要,抑是衫重要?』

講了koh送一寡豬肉ài我補身體。」


我ùi Yutas ê面,看著伊對井上先生ê尊敬,m̄-koh面--裡koh帶一絲仔m̄甘。

伊講井上先生tī山地部落巡迴醫療真無簡單,風颱大雨kā開chiok久ê時間kap錢起--ê醫療所沖歹--去,用來治病ê器材藥品也lóng hō͘大水沖走。甚至,伊三个囡仔tī八年之間一个koh一个過身--去,伊心內受著真大ê折磨kap痛苦,soah koh堅持beh留踮台灣ê山內服務。


Yutas koh講:「井上先生真正是一个特別ê人,為著beh和阮順利溝通,伊真認真學習原住民講ê話,適應山內ê生活。因為長時間做伙,伊發見原住民其實誠單純,有活力,而且袂貪心koh誠分張,koh是真注重婚姻kap男女平等ê高貴民族!這毋但改變伊原本想beh教育原住民ê想法,koh tī廣播kap報紙頂頭提倡廢止「生蕃」抑「蕃人」這種看原住民無目地ê稱呼。」講到遮,Yutas mā敬佩甲kā比一个讚。


「就是因為án-ne ê轉變,井上先生後--來便若聽著原住民有困難,伊就一定會想辦法幫贊。」tī邊仔安靜織布ê Yaki 聽著Yutas所講ê話,mā無koh恬恬。

Yaki kā手--裡ê線囥--咧,講:「井上先生bat tī轉去日本辦代誌ê時,聽講有兩个泰雅族ê查某囡仔hō͘人留tī東京,無錢也m̄知轉--去ê路,就真著急咧揣--怹,像咧揣家己拍m̄見ê囡仔仝款;後--來毋但揣--著,koh想辦法傱錢,hō͘怹會當順利轉--來台灣。」


講啊講,Yaki 就目箍紅紅,目屎含目墘講:「我khah早咧生囝ê時,因為大流血,強beh死死昏昏--去,mā是受當tī咧部落為逐家治病ê井上先生細膩照顧,才保我這條命。等到身體恢復了後,井上先生koh倩我鬥照顧其他患者,hō͘我趁有夠錢來養飼我ê囡仔。」

「原來井上先生毋但醫治部落族人ê身體,koh真關照怹ê生活。」我對井上先生真正愈來愈欽佩--ah。


M̄-koh,我雄雄想起一件代誌。「按呢井上先生kám有實現伊想beh傳福音ê願望?」我問。

「井上先生bat tī一个祈禱會中講--著,伊想beh傳福音hō͘台灣原住民,soah因為日本政府禁止,致使無一个人信主,ná講就感覺艱苦心開聲哭--出-來,可見這是伊來台灣上遺憾ê代誌--ah。」Yaki 講,其實原住民只是為著莫影響井上先生ê工課,無公開承認怹信耶穌爾爾。


「井上先生後--來kám有轉去日本?」我問。

Yutas講,戰爭結束後,井上先生規心kan-na想beh留踮部落,繼續醫療傳道ê工課,koh kā名改做漢名「高天命」,想beh做台灣人,m̄-koh猶是無法度留--落-來,最後被迫離開台灣。M̄-koh,tī拄beh離開進前,伊聽著有真濟Taroko(太魯閣)ê原住民到花蓮港教會接受洗禮,當場感動kah講袂出話。

「凡勢有人無理解井上先生tī台灣所做ê代誌,事實上,伊是用性命咧傳福音,用基督ê愛咧影響阮ê性命。就tī伊離開台灣了後,誠濟原住民變做基督徒,只是伊無機會親目睭看著爾爾,這lóng是井上先生濟濟年來祈禱kap醫療工作ê成果啊!」Yaki 愈講愈激動。


過一睏仔,Yaki平靜--落-來,寬寬仔講:

「我真正chiok數念井上先生,

M̄知伊ê墓tī佗位--咧?

我想beh